宠物狗

卖狗的比买狗的多宠物市场崩盘了

——岁末,开封杨丰宠物市场,买家卖家几句讨价还价,一只泰迪犬完成转手,从被牵到秤上到被塞进“肉狗车”的铁笼,它始终一声没叫,乖乖配合着二人。

在这座规模位列全国前四的宠物市场,财联社记者看到,现今最忙碌的就数 “肉狗车”,车上铁笼里几乎塞满了大大小小遭弃养的各种宠物犬。

同一时点,千里以外的四川,一位宠物店主正为“很多时候一两天都开不了张”犯愁。她告诉财联社记者,“现在卖狗的比买狗的多”,500平米的店铺每月房租就要两万,“已经亏损半年多了”。

买家难觅、价格雪崩、弃养成风、经营困难,这是财联社记者近期采访多地宠物业者所了解到的普遍现况。

受此前疫情的综合影响,养宠人群收入下滑导致需求“急冻”,叠加上游繁育环节前期盲目扩张造成的过剩,宠物市场自去年下半年陷入“深冬”。

店主观察,近期遭弃养的宠物犬数量不断增长,被市场上“肉狗车”拉走的狗比之前要多。甚至因为狗太多,肉狗的收购价也下来不少。“之前一斤是15元左右。”

记者来到一辆“肉狗车”前,正遇一个40多岁的男子前来卖狗,在他电动车上的笼子里,关着一大一小两只泰迪犬。

男子随即探身打开笼子,拽着大泰迪犬后颈,把狗拎到地上。“肉狗车”车主接过狗脖上栓的铁链,把泰迪犬牵到秤上。电子秤读数显示,它体重10.6斤。几句讨价还价后,这条泰迪犬以90元被转手。

据财联社记者的现场观察,杨丰宠物市场内有不止一辆“肉狗车”。车上犬只大多为品种狗,包括比特犬、金毛犬、拉布拉多犬、喜乐蒂牧羊犬、泰迪犬、比熊犬、巴哥犬等等。

对此,“肉狗车”旁的摊主称:“品种狗现在也不值钱了。以前品相一般的狗也能卖个几百一千,品相好的卖一两千、两三千;现在品相不好的卖不出去,品相好的也就卖五六百、七八百。”

“尤其是中大型犬,现在人都住小区里了,小体格的狗还好养一点,大的养着很不方便,吃的多,运动量大要遛,生了小狗要接生照顾,小狗还卖不回钱,弃养的就比较多。”摊主补充道。

前述犬舍店主也对记者分析称:“狗价比两三年前砍掉了一半左右,价格低了卖狗的更多。之前几千块买的狗,就不舍得扔,现在几百块买一条狗,养着不顺心了还转不了手,卖肉的话或许能回本几百块,弃养的人就比以前多了。”

“还有一些是狗贩子去宠物主人那里收的。原主人以为低价卖了之后,狗贩子会转手卖给其他人养,但低价狗现在也很难出手,狗贩子收过来就送上‘肉狗车’。原主人那边可能还不知道,被自己卖掉的狗最后是这样的结局。”该店主叹道。

一个摊位的猫主人向记者报价:“布偶猫3000元一只,蓝猫(纯蓝色英国短毛猫)500一只。搁在两三年前,布偶可要一万起呢,蓝猫怎么也得两三千吧。”

记者向河南当地一家猫舍的负责人张琪核实价格,张琪称:“报价3000,一般布偶1500能成交,蓝猫报500的线块能买到。但前几年布偶猫价格高的时候,这种品相的猫确实能卖到一万,蓝猫价格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都在一两千左右。”

卖不出去的猫怎么办?张琪说:“猫还是被放生的多。”但“放”了不一定“生”,张琪告诉记者:“很多品种的猫是无法适应野外的,特别是加菲猫这种,放到野外很难存活;像矮脚猫和折耳猫都有先天疾病,更不适合野外生存;聪明一点的英短猫、暹罗猫也很难度过寒冬。有资料说,野猫能扛过冬天的也就一半,更别说这些品种的猫了。”

“卖狗的比买狗的多,口水说干了都没人买。”四川的宠物店主陈双告诉记者。陈双的父亲、叔叔都是兽医,前两年行业红火时,她在当地开了个大型宠物会所,面积有500平方米,投资近200万元。

“现在每天能卖一个都算生意特别好了,很多时候一两天不开张都有。前几年生意好的时候,店里的宠物一天就能卖光。”陈双感叹道。财联社记者看到,陈双店里约有30多只宠物待售,其中一大半都是宠物狗。

当地另一位店主从事宠物繁育、售卖已有十多年,他边清理着店里的宠物粪便边告诉记者:“前两年,卖条狗能赚上千元,有时我不高兴还不卖了。但现在,一直守在店里等着顾客来,买宠物的人还是很少。”

经济发达的苏南,宠物市场同样遭遇量价齐跌。苏州一家宠物医院负责人对财联社记者表示,以比熊犬为例,此前大概是3000到5000元一只,现在普遍只要1000多,甚至有的宠物医院还推出了充会员送猫狗的“优惠”。

在上游繁育环节,此前的盲目扩张也加速了市场价格体系的崩塌。河南一家动物药品公司的业务经理告诉财联社记者:“早年宠物价格高是因为市场数量少,加之品种炒作推波助澜。但猫狗的繁育速度本身就比较快,现在繁育的多了,价格自然撑不住。”

张琪也表示,前几年新生小猫根本不愁卖,引来众多新手进入繁育行业。对个别品种如今的价格暴跌,张琪解释:“一些网红猫舍、犬舍和流量大V会每隔一两年炒作一个品种,诸如这些年的布偶、暹罗和金渐层等。一个品种的热度只能保持一两年,因为经炒作后,大量的人开始参与这个品种的繁育,初期大家争抢种公种母,价格就高。一年多后,大大小小的猫舍和宠物店都有了这样的品种,一般这时候,价格基本是断崖式下降。”

在陈双看来,其实猫狗繁育和猪周期原理有点类似。“某个品种火了,价格相对较高,市场就大量繁育,但随着市场保有量提升,价格又降了下来。”但又与猪肉消费的相对刚性不同,宠物猫狗的需求弹性更大,更易受到经济大环境影响。陈双告诉记者:“每周五都有重庆的贩子过来收狗,但比以前也少了很多。我们本地市场萎缩极不景气,可能只有准一线城市以上的市场会好一些。”

“现在天天晚上失眠,压力很大。”陈双叹道,每月房租都要两万,加上人工水电等成本,她已经亏损半年多了。

开封杨丰宠物市场附近,多家宠物食品用品店的店主均对财联社记者表示,自从宠物价格下跌后,他们的生意便明显不如以前了。

就此现象,开封当地一家大型犬舍的店主作了个形象的比喻:“宠物消费跟车一样,你要买辆一百多万的车,机油肯定得用好的,要是买台一两万的二手车,保养不保养还两说呢。”

而据一些宠物业者分析,作为近年的养宠主力军,因受疫情影响,年轻一族在工作及收入方面趋于不稳定,是导致宠物消费滑坡的主要原因。此外,年轻人的网购习惯也令线下渠道日渐式微。

“此前几年,宠物数量是明显增加的,特别是年轻养宠人群,比早先要多太多了。”河南一家大型宠物诊所的动物医生告诉财联社记者。

他告诉记者:“现在养宠物的很多是刚毕业或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他们普遍是负债养宠物,养活自己都不容易,还要养宠物。”

对于经济压力下的退而求其次,一名受访的宠物主坦承:一开始猫咪刚到家里时,喂的是600元一袋的进口粮,但现在因收入减少,家庭开销加大,猫咪的口粮预算下降,“改喂300元左右的国产粮了”。“现在低端粮的需求还是可以的,高端粮‘降档’也非常明显。”河南一家宠物美容店的店主告诉记者。

在陈双看来,物价上涨后,同样工资条件下,很多人自然会选择减少宠物支出,甚至退出养宠。“除了新一线城市,以中小城市的平均工资水平,在经济压力下,宠物市场其实是没法再提升的。市场容量没饱和,可(人们)却没有相应的经济实力去进行提升。”

他告诉记者:“现在养宠物的很多是刚毕业或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他们普遍是负债养宠物,养活自己都不容易,还要养宠物。”

现在流浪动物越来越多,人为因素很大,不要一时冲动购买宠物,养烦了有始乱终弃!动物可怜,有些还可能危害社会和生态!宠物产业不规范,充满人性的扭曲,得宠的必定是少数,大部分都惨死,特别是网购宠物业,丢弃,弃件太多

我也讨厌不文明养狗的,所以始终遵循出门栓绳,绝不允许呲尿到路边停靠的汽车轮胎上或公共设施上,拉臭臭立即清理干净。狗终究是动物,但人要文明,法律既然没有禁止文明养狗,别人也就没什么好说的,我自己也坦然。

“90块!”“10斤半呢!给95吧。”“小狗没啥肉,卖不了什么钱的。”“那就这样吧。”——岁末,开封杨丰宠物市场,买家卖家几句讨价还价,一只泰迪犬完成转手,从被牵到秤上到被塞进“肉狗车”的铁笼,它始终一声没叫,乖乖配合着二人。在这座规模位列全国前四的宠物市…

你可能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