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猫

缺爱的人千万不要找这种伴侣

她形容对方“沉默寡言,少年老成,宽容而温厚”,即便才子的母亲一直不喜欢女方,这段爱情也持续了 5 年。

傅首尔说老刘给她的感觉是“心态很好,能包容我的一切”,最重要的是和她不同,“几乎不会为任何事情发愁”。

一部分造成了生存焦虑。从小缺钱,于是她很怕穷,即便挣了钱也舍不得买贵的首饰,因为担心自己把它弄丢了; 另一部分导致了被爱焦虑。因为从未被父母完整地爱过,她的性格底色是自卑的,但她用强势掩盖了自己的自卑,拼命追求外部评价和现实价值,从而弥补内心的自我怀疑。

这其实是很多人选择伴侣的规则:在对方身上看到自己所缺乏的,希望这部分特质能够弥补自己的缺憾。

傅首尔想赚钱,老刘就放弃悠闲的低薪工作,去倒腾做生意,但失败了; 傅首尔参加奇葩说,频频用老刘当素材,担心老刘介意,但他却主动表示只要她好,一切都可以; 傅首尔事业成功,顾不上家庭,老刘陪她举家搬迁,离开自己的社交圈做了全职爸爸。

老刘一边安慰她“大不了退赛”,一边立马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赶到现场(因为觉得飞机需要关手机,不能时刻回复老婆的消息)。

不仅安抚和吸收她的负面情绪,同时为了她的事业配合和改变自己的人生步调,帮助她实现梦想,弥补内心的“匮乏感”。

最新一期《再见爱人》里,节目组向几对夫妻提了一个问题:如果面前有一个按钮,按下后对方就会变成完美伴侣,你会按吗?

这其实是他俩婚姻的核心冲突:首尔希望自己的爱人是一个有事业、有进取心的人,但她认为老刘过于佛系、懒。

同时也指向伴侣,她希望老刘也能做出点成绩,满足她对于“优秀伴侣”的想象,进一步为她的自我价值多一份保障。

只是当初满足她情感需求的老刘,无法满足她当下对于伴侣新的价值需求,因此他们之间的矛盾才无法调和。

也就是说,从开始到现在,傅首尔的爱情脚本都是“补偿心理”:因为我很痛苦,所以希望你能配合我做出改变。

这就是“补偿心理”的后果,一旦对方不愿或者不能做到你所需要的补偿,那么就会觉得委屈、失落、愤怒,甚至采用攻击性的方式逼迫对方达到目的。

因此,对方会在这样的过程中,逐渐压抑自我,滋生出憋屈、自卑、挫败感,或是开始拒绝改变,消磨掉爱情。

比如老刘,他其实一开始有配合妻子做出改变,去参加脱口秀比赛或是做其他的工作,但能力和主动性都有限,所以一直达不到首尔的要求,变得越来越自闭。

52 岁名利双收,还在节目里哭着说不会享受家庭快乐,因为总觉得如果自己不像小时候那样紧绷着生活,撑起家庭,这个家下一秒就会散架。

这并不是说让你去按照伴侣的想法生活,而是当你在关系中感到痛苦时,把它当作一个觉察的契机,去思考你能为自己做些什么。

但它并不意味着,你可以用另一段关系直接填补内心的缺失,而是通过这段关系,看到自己的创伤和需求。

当你变得完整时,或许也能带动伴侣的觉察,你们的关系反而会向你理想的方向发展,在流动中彼此滋养。

你可能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