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猫

寻宠行业调查:找猫找狗近10年 发现还是人最难找

“半夜,周琼穿一身紧身黑衣,揣着防身用具,提个小录音机,来到小区附近一家饭店旁边的垃圾箱旁。那里经常有丢弃的吃的东西。周琼打开录音机,播放猫的叫声。她则躲在暗处静观动静”

这是十多年前的一篇文章中,对于“宠物侦探”的一段描述。彼时,宠物侦探或者叫职业寻宠人,作为一种职业还不为人们熟知,更多是被看作一种新的生财方式。

吴建刚是一名从业近10年的职业寻宠人。44岁的他见证了这一职业的兴起历程。“我们是上海最早的一批,这个行业就是上海出来的。现在全国各地看到的团队,大概有三分之一都是从我们这里出去的,也有一些人已经不做了。”

近年来,随着我国宠物市场规模扩大,寻宠的市场需求正在增加。据《宠物行业蓝皮书:2022中国宠物行业发展报告》,我国宠物数量逐年增长,2022年我国宠物饲养仍以猫狗为主,占比75%,其他(鸟、爬宠)等占比25%。受城镇大中型犬管控等影响,狗数量自2019年后出现负增长,猫数量上升,超过狗数量。

2018年入行的武立雷,见识了寻宠圈的严重内卷团队之间竞争激烈,收费价格混乱。他坦言,行业想要长久发展下去,“还是缺乏一个行业的领航者,把行业做得标准化,把服务做得能够拿得上台面,让大家能认可你,把你当成一个标尺去打造团队,能有一个学习、看齐的对象。”

2021年我国宠物市场规模达到1500亿元。寻宠团队不约而同地计划将业务扩展到更多千万级人口的城市,然而影响他们的是专业人才极度缺乏。“招不到人”“市场上这样的专业人少”“口碑做起来很难,但要砸掉它很容易”“一年能培养最多也就四五个人”

1月末,吴建刚接到任务,前往苏州一别墅区寻找一只猫。猫主人称自家的布偶猫从车库走失。吴建刚的寻宠团队前往现场查阅监控,发现视频中有一只猫与走失猫极为相似,且与猫主人提供的走失时间相差仅一分钟。

“找猫靠痕迹,找狗靠监控”,这是多年来吴建刚凭借实打实的实践和时间积累的经验。作为“寻猫寻狗社”团队负责人,吴建刚称自己从业以来,找到的宠物超过5000只。

吴建刚介绍,找猫需要从走丢环境出发,经验丰富的队员可以根据现场判断猫的走失位置,进而猜测踪迹方向。猫咪的踪迹通常通过毛发、粪便、呕吐液等判断。根据猫的习性,不论什么品种,走失范围90%都在距失踪点200米以内,吴建刚的团队在这一范围内找到猫的成功率高达90%。

“养在家里的猫咪几乎不出门。一旦出门,如果遇到外面有汽车,很有可能钻进发动机舱,车子一开走根本无从寻找。”吴建刚说。

有时候宠物主人对猫的走失位置描述不一定准确,需要队员根据现场痕迹再进行分辨。栅栏上的一根猫毛,可能就是找到猫的关键要素。

还有一种情况,宠物主人的父母不喜欢猫,趁其不在家时将猫遗弃。寻宠团队队员上门发现一点痕迹没有,这种一般不需要看监控,等队员开始寻找,家长往往就承认了。“这种情况很多,我们一个月会碰到五六个。”吴建刚说。

对于猫狗的寻找,武立雷也有自己的分析:“晚上10点到次日凌晨两三点是寻猫的最佳时间。猫咪比较孤僻,晚上10点以前遛狗、遛弯的人比较多,猫咪不敢出来露面。等晚上10点以后人们都休息了,它才会慢慢出来。”

武立雷的北京极致寻宠团队也以寻猫为主。在他看来,相较于猫,狗的社交能力更强。一般宠物狗跟谁都能走,所以寻狗需要大量走访和查阅监控,接触的人员也很多。

武立雷团队正常任务的现场搜寻时间是1至3天。时间较快的不到一小时,最长的一次有21天。那次是接到一位广州宠物主人的求助,其家里两只猫在换沙发的时候钻进旧沙发里,连同旧沙发一起被当垃圾扔掉了。垃圾场距离宠物主人家有三四公里远,猫在这段路程中跳下跑走,因此搜索范围和难度都很大。

武立雷团队3名队员通过联系环卫工人回忆现场,同时查阅监控分析猫的行动路线,在现场逐一查看,很快找到其中一只猫,但另一只迟迟没有找到。过了20天,有人看到队员张贴的寻猫启事,主动联系过来。原来,走丢的猫被沿途一家超市的老板收留,老板偶然看到了寻宠团队发布的信息

“当时这一单是3个人找了3天,一共收了7500元。我们正常寻找一只猫的任务是按标准收费,两只猫也是按一只收,比如很快找到一只,但服务时间没有到,我们会接着去找另一只。”武立雷说。

在全职寻宠之前,吴建刚做过厨师、卖过服装、开过饭店、经营过茶庄,后来出于兴趣,加入到宠物救援的活动中。2015年,吴建刚开始全职从事宠物救援工作。随着走失的猫狗越来越多,他逐渐转向专做寻宠。

一开始并不太容易。没有教材,没有学习借鉴的对象,搜寻成功率非常低,寻找10只猫可能就找到1只。寻找过程也很辛苦,没有经验,都是靠自己一点一点地摸索。

另一方面是人们不理解。去小区或者派出所看监控,通常会受到质疑“你做什么的”“没听说过这个行业”“你们都是骗人的吧”。现在,随着媒体报道,知道的人多了起来。

2019年,吴建刚申请营业执照,正式成立了公司,后在社交平台运营账号“寻猫寻狗社”,不再做救援,只做寻宠。

如今,吴建刚关联有4家寻宠公司,团队共有30人左右,分布在上海、南京、杭州、苏州、深圳、广州等城市。团队每天大约能接到十几个客户订单,一个月能找回宠物180只左右。

2018年,武立雷因工作变动从北京搬到天津,养了两年多的金毛犬因疏于照顾,在天津丢失。武立雷为此难过了半年时间,懊悔自己如果有专业寻狗知识,或许就能避免悲剧的发生。

这件事情之后,武立雷了解到寻宠这一行业。刚开始,他通过一些狗友群、流浪狗救助群等渠道,跟着一些志愿者帮助失主寻找猫狗,慢慢积累了一些经验。在寻找宠物的过程中还能够带来收益,武立雷认识到这件事情可以成为一种职业。

与吴建刚一样,也是在2019年,武立雷团队成立了公司,现在团队一共有20多个人。“毕竟是一个非常小众的行业。最少的时候一个月也才10几单,而且如果是收费,跟人家说是专业做这个行业的,人家不认可、不信任。当时也投了一些广告,做付费推广,但是收效甚微。”

转折点出现在2021年,行业逐渐达到一个井喷的状态,寻宠小团队在全国各大城市遍地开花,最明显的就是接单量开始增加。武立雷团队目前平均每月接单量在200到300单左右,总共接过将近3000单任务。

寻宠行业看似门槛低,实则有一定的专业性门槛。吴建刚认为,不是招聘进来一个人就能从事这一行业。猫咪是从哪里走出去的,专业队员不需要监控,现场痕迹一看就知道。如果没有这方面的经验,遇到没有监控就没法找了。

寻宠行业靠实践积累专业知识和经验的方式,使得培养新员工周期较长。工作过程的艰苦,也让很多人失望离开。而一些“尝到甜头”的人着急出走单干,造成一些寻宠团队陷入“有单没人干”的窘境。

经营口碑很难,毁坏却很快。吴建刚对新队员的培养较为严谨,周期也较长。通常是两名老队员带一名新队员,新队员跟随实践学习、积累一年后,才能正式参与寻宠工作。目前,吴建刚团队队员基本都是他的徒弟,跟过他好几个月,普遍有三四年的从业经历。

武立雷经常接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应聘电话,但他从事这一行业多年,看见很多人坚持不久就离开,“包括年前来了好多20多岁的年轻人,干了一段时间就走了,觉得太累。工作一天走两三万步是常规操作,多的时候一天走六七万步。”

在人员招聘上,武立雷团队也有明确的规定:一是要求尽量不超过30周岁,因为行业除了技术要求,对体能方面要求也比较高,经常会晚上出任务。二是要会开车,而且能开夜车。三是对小动物的喜爱程度高,这是最主要的因素。

随着宠物市场快速发展,寻宠团队不约而同地计划将业务扩展到更多千万级人口的城市,然而影响他们迈出这一步的是,专业人才极度缺乏。

吴建刚称,其实团队在武汉、北京也有很多单,但没有人能去做。他下一步的规划主要是扩张队伍,培养新队员。“但是一年能培养最多也就四五个人,所以拓展的周期会比较长。”

“不是开个全国连锁店就有人的,而是招不到人,市场上没有这样专业的人。口碑做起来很难,但要砸掉它,可能半年就砸光了。”吴建刚说。因此这一步走得十分谨慎,以至于缓慢。

《2021年中国宠物行业》数据显示,2021年,我国宠物猫数量为5806万只,同比增长19.4%,宠物犬数量为5429万只,同比增长4%。

另一方面,我国宠物经济产业规模增长迅速,艾媒咨询最新发布的《2022-2023年我国宠物产业发展及消费者调研研究报告》显示,2022年我国宠物经济产业规模将达4936亿元,同比增长25.2%,预计2025年市场规模将达8114亿元。

吴建刚认为,现年轻人生活节奏快,回到家可能就一个人养一只猫陪伴,猫丢了等于家人丢了,“这对他来说很重要,不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因此他们愿意求助专业团队,付费寻宠的宠主越来越多,寻宠团队也越来越多。

但行业缺乏规范,导致一些乱象出现。比如一些寻宠团队签合同先全款收取费用,最后宠主自行寻回宠物,寻宠团队并不予以退款。有的合同会写明寻宠人数、时间和相应的金额,但有的寻宠团队缺乏专业性,只是混时间。

武立雷表示,行业想要长久发展下去,确立标准化刻不容缓。现在寻宠这一行业还没有行业协会,大家处于比较散的状态,而且内卷比较厉害,小团队之间竞争激烈。他坦言:“还是缺乏一个行业的领航者,把行业做得标准化,把服务做得能够拿得上台面,让大家能认可你,把你当成一个标尺去打造团队,能有一个学习、看齐的对象。”

这两年,随着养宠类别多样化,武立雷也接触过少量寻找异宠的任务。他表示,像蜥蜴、四脚蛇等冷血动物,一般不会跑到很冷的地方,在很冷的地方它不会动,所以通常会去能够晒太阳或者比较暖和的地方寻找,“你知道它的特点,熟知它的脾气秉性,就好找了。”

武立雷团队曾在北京找过一只松鼠,当时很快便在小区的松树上找到了。出乎意料的是,树上同时有3只松鼠,宠物主人自己也分不清哪只是自己的。最后,宠物主人拿食物引诱呼唤,才叫回了自家的松鼠。

你可能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