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资讯

CNDOTA夺冠的意义是什么

距离亚运会DOTA2中国队夺冠已经三天了,一想到久违的冠军,激动的心情便久久无法平复,脑子里还在回响着SCCC“狠狠得分”的解说词。

熟悉BB姬的老朋友应该知道,我们编辑部好几个老刀塔玩家了,即便人来人去,现在大家已经变成了云玩家,但比赛基本没落下过。

甚至我们最开始建号就是Wings夺冠之后,想搞点游戏电竞的东西写写,第一篇文章就是关于DOTA2 7.00大版本更新,新英雄齐天大圣的事情。

近几年我们也一路见证了西恩刀塔走下坡路,经历过Ti8、Ti10的遗憾,在家门口的上海Ti9见证OG战队的双冠王,打心里觉得不甘心。

不过这次DOTA2项目入选亚运会,还是教人燃起了希望,想要久违地在家门口见证一下中国选手“身披国旗”的夺冠场景。

原本一位又一位的老选手淡出视野,又为了西恩荣耀复出,甚至有生之年还能看到“眉飞瑟舞”组合征战赛场,那些曾经失去的、过去的好像统统在回来。

这次亚运比赛估计用了新号吧,游戏里不会显示选手平时的ID信息,你也查不到比赛编号什么的。新号没有饰品,反倒有种古早比赛的既视感。

国内因为某些缘故,关键的半决赛没有直播源,很多人要么翻出去,要么只能看现场老哥的口述,感觉一下子回到了UUU9上看文字战报的年代。

10月1日国庆那天,中国队赢过了莫言所在的马来西亚队,很多人包括BB姬都松了一口气,开始半场开香槟庆祝,觉得基本稳夺金牌了。

水群里充满了快活的气氛,有人开始预测,到时候蒙古会不会选出海军上将昆卡?还有人提醒要特别小心“蒙古上单”的实力,没想到一语成谶。

欢声笑语中,眼见着中国队被“蒙古上单”的人马铁蹄踏碎。等输了一局去了解才发现,蒙古国队是一支由天梯分11000分、排名前100的高手组成的整编队伍。

据说他们平时在东南亚DPC S级联赛打比赛,把名额卖给了别人,然后自己还能顶着100+的高延迟下保住A级名额……

各种熟悉的开场情节,让人联想到一些不好的回忆,好在结局是美好的。先失一局的情况下,中国队终于以2:1的比分“有惊有险”地拿下了蒙古国队。

可以想象BO3 0:1落后时,中国选手们承受着多大的精神压力。哪怕最后赢了,网上也有不少质疑的声音,“打蒙古队都这么费劲,不嫌丢人么?”

这么多年全家看电视,追比赛奖牌榜,你拿了金牌为国争光,新闻里播送你唱着国歌,目送国旗缓缓升起的画面,什么概念?

瞧呀,隔壁《王者荣耀》选手拿个金牌,乡里乡亲都敲锣打鼓送锦旗拉横幅。估计以后每逢佳节亲戚朋友都要夸亚运会冠军,说光宗耀祖也不为过。

讲个题外话。俄乌战争之后,雪碧(队员有俄罗斯、有乌克兰)把训练基地搬到了塞尔维亚,当时记者问到他们应该算哪个国家的战队,雪碧是这么回答的:

“电子竞技没有民族联赛,没有国家文化,有的只是一个互联网空间,我们召集最强的选手,组建最强的阵容,而不是先去考虑队员的国籍,把队员都是同一面国旗下的人作为目标。”

最后又补充道,“我们一直将自己与整个俄语电竞领域联系在一起,这点永远不会改变。”你会发现,刀塔这游戏交流沟通太重要了,语言是选手的纽带。

从前车马很慢,Dota1职业化也刚起步。国内选手为了省钱,要乘几天几夜的站票绿皮车到其他省打比赛。那时候网速不快,也没有直播平台可看。

没有“全华班”的营销说法,但是选手们处在一个与欧美隔绝的互联网空间,最强的选手代表的是中华民族,说的是同一种语言,有着相同的国家文化。

民族情怀并不是青春期的必然特征,但是类似潮流的中坚力量总是年轻人。年轻选手们经历Dota1的蛮荒时代,在国际大赛崭露头角,真正做到对抗全世界。

三届TI中国冠军里面有两届,还有各种国际比赛的冠军都是纯西恩队伍拿的——唯一不是的那一届TI2,因为iG战队里有一个大马华人ChuaN(黄福全)。

不讨论人品,后来TI5的全明星赛上,ChuaN说出了很多中国刀塔玩家曾经、甚至现在依然坚信着的一句话:“Chinese Dota Best Dota.”

这么来看的话,DOTA玩家算是比较幸运的。陪伴了中国队伍经历过辉煌,也有现在的低谷,看着选手们“身披国旗”出战早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这次亚运中国队4、5号位的节奏是有些脱节的——当然,不是说XinQ和皮球实力不行,QQ哥的小仙女无限暗影之境还是很秀的,查猪被吸得好爽。

问题主要还是DOTA2比较吃队伍磨合度,整建制的职业队比东拼西凑的高分路人队伍要强是正常的。亚运队集训八月中旬开始,也就一个多月不到。

现在版本4、5号位责任又特别大,前期需要做的事情很多。要是对线炸了,辅助只能地缚灵一样困在边路,没有足够空间动起来。

别看DOTA这游戏几分钟采莲花、几分钟经验符,拉野打盾……公式化的地方好像很多,一旦打起来就跟考试前老师画重点,结果茫茫多画了整本书一样。

这也是为什么现在职业队喜欢选对线强的英雄的原因之一。因为你线优就可以掌握主动权,辅助可以比对面做更多的事情。

比如决赛第二把,中国队上下两路对线全放,蒙古双酱油配合中单土猫肆无忌惮地越塔,好在Maybe的亚(运冠)军船长最终抗住了压力。

再比如决赛第三把,前期Maybe操刀的电炎绝手压了对面圣堂刺客一千经济,结果4分钟开始就控不到符。

6/8/10的神符都刷下面+对面都有双酱油帮控符,导致蒙古中单喘过了气来。对线炸了,连锁反应导致前期节奏不对劲。

中国队的树精卫士和邪影芳灵又都是偏后手的酱油,进攻性没那么强,我当时看的真捉急。好在Maybe经济没落下,这是因为他solo能力比对面中单强。

假设一下,比赛如果换AR战队完整阵容来打,对线号位拉比克和发条地精坐传送门、联动中路四处扫图的画面了吧。

特别是到6以后发条勾子先手开团,框柱对面,老奶奶轰炮一顿猛A,对面玩不了一点——很可能不会打得像现在这么惊险。

当然,这种打法比较考验中国队的执行力,只存在理想中。反过来我们同样可以说,亚运会偏保守拖后期的策略是教练国土的战术设计一环。

2、3号位选择团战控制的搅屎棍英雄,扛局势拖延对手强势期,等待AME发育,与4转核的XinQ一起终结比赛——对于这支中国队来说或许是最合适的。

回过头来看,查猪这个3号位真是灵性,把把比赛吃的是屎,挤出来的是奶,发挥了150%的经济作用。AME也站了出来扛局势,裤裆掏钱兼顾打架,经济从来没被拉开过,稳得像是失去过什么似的。

只有幻影刺客的BKB刚拿到手,吃了加速符单枪匹马往蒙古国队野区冲,差点被控被秒的时候,你才会意识到……这还是那个喜欢刀尖跳舞、追求高风险高回报的萧瑟。

而这一回,命运似乎也站在了中国队这边。第三局决胜局的46分钟,蒙古国队带着1W5的经济优势,准备上中国队高地的时候出现了重大失误。

①在高地隐身的幻影刺客为了清兵线掷出匕首 → ②蒙古的潮汐猎人根据匕首角度判断出了AME的位置,准备跳大 → ③匕首附带的狂战斧,恰好溅射到了潮汐猎人 → ④潮汐跳刀被打断,原地空大。

失去关键团控的蒙古国队只能撤退,Maybe的电炎绝手成功拖到25级天赋质变。再后来就是中国队吹起号角,打了一个1换5。

回过头来看,其实“蒙古上单”被断跳刀不全是运气,也跟他走位激进有关,对面太急于寻找突破口,暴露在了中国队视野里而不自知。

或许这就是DOTA的魅力,不到最后一刻永远胜负难料。DOTA比赛的刺激也在于永远留有悬念,只要阵容没问题,哪怕落后两三万依然有翻盘的可能性。

这种刺激感,特别是在有立场的情况下真是看得心脏要跳出来——很难向没玩过的朋友描述这种大起大落的感受。

这次拿亚运冠军对DOTA来说绝对是一剂强心剂,一扫TI的阴霾。我想,那个夏天所有的执念,在这个夏天全部都了。

走过这一站,下一站就是西雅图。虽然中国DOTA现在确实没有太强的竞争力,但是有亚运会金牌保底,TI就不要给自己压力了吧。

你可能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