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训练

黄光裕:套现20亿穷途末路

出狱时,他创办的国美已风雨飘摇,妻子杜鹃苦苦支撑着这个线下零售帝国。人们等待黄光裕的回归,就像干旱的田地等待雨水。

出狱当天,国美股价上涨69%,黄光裕在第二天的股东会提出,“用18个月让国美恢复原有的市场地位”,人心大振。此后2个月,国美的股价暴涨超过180%。

从2021年下半年开始,黄光裕累计减持自己持有国美零售股票超过80%,从原来占股60.9%降低至10.78%,累计套现近20亿港元。

逆风翻盘的好戏没有上演。2023年11月,随着国美线下门店逐渐关门,有媒体曝出“国美总部,人去楼空”的新闻。

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霄云路26号的鹏润大厦,是一栋高档写字楼。大楼采用浅蓝色玻璃装饰,在阳光下,映衬出周围怡人的秋景。

这里地处北京三环外的黄金地段,毗邻使馆区。建筑不远处,是被誉为“小塞纳河”的亮马河国际风情水岸,以及朝阳公园。

鹏润大厦周边,建设有超5星级酒店、豪华商超,内部建设娱乐中心、游泳池、大型健身中心,还包括一个可以容纳上千人就餐的员工餐厅。

国美的总部就在鹏润大厦,1998年,黄光裕买下这里,那是他人生最高光的时刻。鹏润大厦也一度成为亚洲单体面积最大的写字楼。

大厦36楼,有一个由黄光裕改造的中西结合的别墅,想要进入此处,需搭乘专属电梯。不过现在,讨薪人使用了新的办法。

他们从楼梯,一层层步行爬上去,猛敲会议室的门,向黄光裕讨要薪资和欠款。要账的人太多,楼梯间的安全门,被用铁丝和钢管锁死。

25年沧海桑田,如今整栋楼大多办公室已出租,仍然留有几层的国美办公室,有媒体曝光已人去楼空,鲜有员工上班。

2023年10月,在国美购物APP上,国美程序员们设置了一个抽奖盘,点击进入后,一条弹窗消息,直指黄光裕拖欠员工工资。

内容相当简单、粗暴、炸裂,程序员们亲切地为这条消息设置了“OK”按钮,突出了这款APP的名字,“真快乐”。

2021年,黄光裕的复出让国美股价暴涨,随后他投入了大量资金希望国美实现逆风翻盘。他将国美购物APP改名为“真快乐”,主打线上购物,目标是用最短的时间,拿下1亿活跃用户。

要知道,即便强如拼多多,发动亲朋好友“砍一刀”,实现1亿月活用户,也用了3年。随后,黄光裕又收购家装平台,改名“打扮家”,目标在3年内实现营业额5000亿。

但这些血拼,没有换来应有的回报。2022年5月,国美不再给员工缴纳社保和公积金。当年10月,董事长黄秀虹在员工大会上摊牌:

不仅没有工资,国美要求员工签署承诺函,承诺函中表示,在未来的半年左右的时间里,员工工资有可能延迟发放。

国美希望员工承诺:“调整积极心态,相信公司,忠于使命,勤勉尽责……承诺躬身力行,按时保质保量交付经营结果,达成业绩目标。”

2023年,国美彻底走到了谷底。原本拥有的三千多家线下门店,超九成关闭运营。一些消费者发现,自己在国美购买的电器,不退款也不发货,钱不知道去了哪里。

经过长达2年的折腾,国美在2022年实现销售收入174.44亿元,相较去年下滑62.74%,亏损199.56亿元。截至2022年12月31日,国美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有人民币1.7亿元。

大刀阔斧干了2年,黄光裕输了。2023年7月,停牌数月的国美恢复股票交易,目前股价0.032港元,约为人民币3分钱。截至发稿,国美市值15.28亿港元。

阔别外界13年,黄光裕没有能实现逆风翻盘。有员工爆料,去年他被堵在了36层的会议室,讨薪的员工和他的保安发生了肢体冲突。

当时他坐在会议室的主桌,左侧摆着手机显示实时股票价格,右侧是茶杯和会议资料,摆放在面前的ipad上,是他正在玩的游戏:愤怒的小鸟。

连续5天的高层会议,需要讨论国美零售生态发展目标和规划,黄光裕打着游戏,几乎一言不发。甚至会议中途,有小孩带着狗跑进会议室,黄光裕没有责罚,反而抱起狗玩了一会。

一个一穷二白的潮汕人,仅仅用了十几年的时间,便在2004年、2005年和2008年,连续3次成为胡润百富榜首富,身价高点时,超过450亿元。

汕头是著名的侨乡,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门户。早年前,很多当地年轻人乘船出海,去拼一份家业。在东南亚、美洲,甚至欧洲留下他们创业的痕迹。李嘉诚就出生在此。

改革开放后,汕头成为经济特区,民营经济迅速发展,黄光裕的少年时代,就在这样创业的浪潮中开始。

黄光裕出生在风壶村,这是一个不靠山也不靠海的贫瘠地区。他的父亲是倒插门,靠卖油为生,养活4个孩子。

一家6口挤在一个14平米的小屋内生活,是村里最穷的家庭之一。少年时代,黄光裕和哥哥黄俊钦还要靠捡垃圾补贴家用。

某年过春节,黄俊钦买来一堆配件,在大年三十的晚上折腾了一宿,第二天竟组装了一台能看春晚的电视。

这项技能,也成为兄弟俩最初的财富来源。黄光裕和黄俊钦走街串巷收废品,并售卖组装好的电子产品。

1986年,17岁的黄光裕辍学,随哥哥前往内蒙古做生意。那时深处内陆的内蒙,家用电器匮乏,黄光裕的哥哥将广东的电器倒卖到内蒙,被一抢而空。

他们常常坐上40多个小时的绿皮火车,带着电子产品在广东和内蒙之间穿梭,又靠着组装废旧电器的手艺,赚到人生第一桶金。

在当时,兄弟俩的生意,属于投机倒把,很快被警方发现。在呼和浩特没待多久,哥哥黄俊钦被警方逮捕,货品全部没收,被关押81天。

黄光裕决定去首都,一个更为广阔的天地施展自己的商业才华。没想到,下了火车第一站,他就被上了一课。

从北京火车站下车,黄光裕被拥挤的人流惊呆了。他找了个三轮车师傅,让他帮忙找个干净的旅店。师傅拉着他东拐西拐,那时他觉得北京好大。

他被骗了。茫然失措地站在人流中,有人过来问他要不要拍照。黄光裕也想记录下这一刻,狠狠心花10块钱,拍了张照作为纪念。

上世纪八十年代,从广东被贩卖来服装,在北京成为紧俏货,牛仔裤供不应求。秀水大街上挤满了“练摊”的人,他们呼喊叫卖着南方商品,赚得盆满钵满。

这种生意往往存在一点风险,当来时,需要跑得足够快。黄光裕折腾了几个月,没有赚到钱。逼到绝境,黄光裕决定走野路子。

他想到和国营服装店合作,售货员每帮忙卖出一件衣服,就私下给一份提成。并不符合规定的交易,让他迅速又赚到钱。1年后,他和哥哥承包下了那家服装店,改名为“国美”。

1987年1月1日,在北京前门大街,国装店隆重开业,一半卖衣服,一半卖电器。2个月后,服装生意越来越不好,电器生意却日渐红火。

兄弟俩商量后,将服装店改为电器店,专营电器。那些没有销售掉的衣服,成为了国美员工早期的工作服。

在经济快速发展的年代,伴随着电器行业的快速崛起,有了钱的都市人开始涌向家电消费市场。从广东运来的低价货物,让黄光裕快速拓展自己的商业版图,从一家店,变成数家店,分散在北京各处。

良好的发展势头并未持续多久,1989年国家对走私、偷税漏税大力整顿,黄光裕的数家店铺被关,哥哥黄俊钦第二次被抓,黄光裕躲到外地许久,才幸免于难。

一直到1990年,哥哥黄俊钦出狱后,二人痛改前非,开始从正规渠道进货,开具。如果沿着正常路径,二人发家致富的速度或许会大大减慢。此时,黄光裕和黄俊钦才真正展现商业才华。

一方面,他们绕过经销商,选择和厂家直接谈判,采用“包销”的方式换取更低的成本价。另一方面,黄俊钦率先在《北京晚报》中打广告,被认为开辟了中国报纸“中缝广告先河”。

2年后,国美电器在北京开到了十几家店,全年的销售额突破2亿。这对当时的兄弟俩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巨额的财富带来的是巨大的争议,因为经营理念不同,他和哥哥最终分道扬镳。哥哥拿到所有门店,黄光裕拿到一辆夏利车、几十万现金和国美这张招牌。

1996年,国产家电厂商开始崛起,海尔、格力、美的等多家企业产品性能稳步提升,价格逐渐下降。黄光裕意识到了这种趋势,将所有门店全部换上国产品牌产品,大获成功。

同年,他与相识两年的北京女孩杜鹃结婚。她曾经是银行员工,在中国银行信贷部上班,借此认识黄光裕,并在嫁给黄光裕后,进入国美工作,也成为日后在资本市场长袖善舞的黄光裕,重要帮手。

很多人以为这是黄光裕人生的巅峰,在他看来,属于他的时代,才刚刚开始。他真正的成功并不来自于电器销售,而是资本。

1999年,黄光裕结识香港投资人詹培忠。后者在资本市场上人称“金牌壳王”,擅长利用借款、内幕交易、投融资获利。

黄光裕决定大干一场。一方面,他得以超低价格迅速抢占市场,在全国开设多家国美电器销售门店。另一方面,他利用强大的销售端话语权,把控供应商,并拒绝向他们提供支付现金,而是采用资本中的“银行汇票”代替,这其中有1-3个月的兑换现金时间差。

也是这种现金流上的技巧,让国美账上的现金剧增。一度,他称自己手中的现金,抵得过一家银行,也借此成立鹏润投资公司。

为了迅速在国内拿下市场,2000年,黄光裕推出特价彩电。因为价格过低,9家彩电生产商警告他不要扰乱市场,甚至威胁他断供。黄光裕仍旧我行我素。

第二年,他再次降价,引发空调行业“价格跳水大战”,拥有足够资金支撑的他轻松战胜对手。因为销售价格极低,刚刚升任格力总经理的董明珠,当时跟国美干了一仗,败下阵来。

多年以后,董明珠仍心怀恨意:“黄光裕用贱价冲击商场,要把咱们小经销商全部消灭。那时咱们的人不能开罪他,大连锁、好厉害!”

2001年,国美杀入沈阳市场,开业当天,因为价格低廉,门口排起了长队,全天销售额达到惊人的420万。

2003年国美进军广州、深圳,把电器市场价格拉低10%-15%,一年之内当地有300多家电器零售商倒闭。

靠着降价销售迅速打垮竞争对手,积累大量用户后,反逼生产商降低价格,利用价差和资本利差赚钱,这是黄光裕的制胜秘诀。这一套操作方式,直到2010年左右,投资公司才在移动互联网烧钱大战中学会。

到了2004年,黄光裕已经成为全国200多家门店的老板。在詹培忠的帮助下,他将国美65%的股份,注入一家港股上市公司,随后将其改名为国美电器,在香港借壳上市。

上市后,国美股价一路上涨,顶峰时,黄光裕的个人总资产达到了105亿人民币,成为当年胡润百富榜首富。

上市之后,黄光裕开始了更大规模的并购,几乎将所有竞争对手消灭。2005年,国美在最大竞争对手苏宁的大本营南京,开出第一家国美电器店。

当天的促销规模巨大,引发超过10万南京市民涌入。当天晚上保洁员收拾卫生,足足装了几大箱子被挤掉的鞋。

2年后,他斥巨资收购当时全国排名第四的电器经销商“大中电器”,试图合并。苏宁听说后大为震惊,也加入并购大战。

几番交涉后,黄光裕找到大中电器老板:“不管苏宁出多少钱,我都加价20%。”最终,他以36亿港元的价格收购后者。几乎是同时,他又并购第三名永乐电器,大有一统江湖的气势。

2008年,国美销售额突破1200亿,黄光裕的个人财富也达到430亿,再次登顶富豪榜榜首。这一次面对记者询问感受,他显得颇为苦恼:

那些年,得到国美线下门店的黄俊钦,进军房地产行业,开发出了包括北京静安中心、新恒基国际大厦、鹏润大厦等多个项目。

黄光裕很欣赏他的老乡李嘉诚的一句线年的创业过程中,他做过服装,也折腾过电器,甚至在2000年一度进入房地产行业。在资本市场的,铸就了他的成功。

正是这种,导致了他的牢狱之灾。事业越来越成功,黄光裕爱上了,常常在澳门挥金如土。后来,他干脆在线上赌,输掉几百万是家常便饭。

2008年11月23日,黄光裕在北京突然被带走,一同被抓的还有他的妻子、哥哥。原因是,他涉嫌非法经营、内幕交易和单位行贿。

时任国美电器总裁陈晓,接替了黄光裕董事会主席的位置。这个永乐电器的创始人,开始频频展露自己的獠牙。

两家陷入声势浩大的舆击中。杜鹃公开指责:“陈晓一直在处心积虑地积极推动国美电器‘去黄化’,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替国美擦的陈晓回应:“黄光裕在中国的生命其实已经结束,但是他却一直没有看清楚,还在挣扎。这样的结果绝对是,鱼会死,网不会破!”

2011年3月9日,国美电器发布公告称,陈晓辞去董事局主席一职,由大中电器创始人张大中接任。自此陈晓在江湖上再无过多消息,尽管此前3年,他兢兢业业,帮助国美度过难关。

实际上,无论黄光裕出狱与否,几乎都不影响他对国美大方向的控制。曾有国美高管透露,国美重要的决定和战略,都是来自黄光裕的确认。

妻子杜鹃每个月去探视一次,每次半小时。一位国美离职员工称:“黄总还是老大,杜鹃自己说过,大方向由黄总定,她只是辅助者和执行人。”

2020年5月,在40天的时间里,国美先后拿到拼多多和京东3亿美元的战略投资。这一度被认为是黄光裕出狱前的征兆。

果然,仅仅1个月之后,黄光裕被假释。此时等待他的不是一个“更好的国美”,而是一个连续四年累计亏损近百亿的国美。

黄光裕失去的时间里,线下销售渠道已经被电商严重打压。财富榜单上的人,换了模样。甚至曾经的对手苏宁,也走向了下坡路。

凭借这股精神,黄光裕白手起家创造百亿财富。他不仅不能输面,更不能输阵。这种强势的性格成就了他,也摧毁了他。

未入狱之前,几次并购案他决策果断,出手阔绰,心狠手辣,导致被并购的企业创始人并不开心。多年后陈晓和杜鹃的争执,就是曾经埋下的隐患。

在北京商人圈子里,大家对他的一致评价是:他是一个在生意场上极其冷酷无情的人。他会用残暴的方式对付对手。

他曾经的高管离职后自己创业,成了国美的对手。恼羞成怒的黄光裕,竟派人把他痛打一顿,导致对方残疾。日后这个人坚持不断提供的信息,成为调查黄光裕的关键。

黄光裕的身上总是存在着一种匪气、和一种不按常理出牌的霸气。他说一不二,这是他创业时崛起的关键,也是他守业失败的命门。

不按规则出牌,度过荒蛮时代,所有的罪与罚,都将重新找上门来。2010年,黄光裕的哥哥黄俊钦,也没能逃出法律的审判。当年7月中旬,他因涉嫌经济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半,罚金1000万。

这2年,他赶了很多风口,直播电商、家装、还注册了一家新能源汽车公司、一家区块链公司、甚至一家“元宇宙”公司。

2023年,国美董事长黄秀虹亲自出现在直播间,取名为“雨虹与你同行”。当晚直播间,黄秀虹向品牌发出400万红包,希望他们将钱给到线上的消费者作为福利。

从2021年年底,黄光裕连续几十次减持国美股票,套现近20亿港币。2021年国美财报显示,公司超过35岁的员工占比,超过53%,连续的欠薪、裁员、拖欠工资,不知道他们的生活怎样。

那是1993年,杜鹃刚刚大学毕业,结识黄光裕。她很欣赏他做事业全无背景、无资本,都是靠自己努力。她说“黄光裕的成功,运气的成分很少。”

“黄光裕原则性很强,人性很好,对孩子、母亲家人也非常好。因为他会坚持在桌面上谈商业条款。面对‘桌子下面’的事时,我也是很看不上的。因此我说他人性很好。”

结婚之后,杜鹃几乎全身心投入了家庭,黄光裕则每天工作14个小时。2004年上市前夕,杜鹃在香港,黄光裕问她,别人怎么称呼她,杜鹃回答说:“黄太太。”

2008年黄光裕入狱后,她一个人扛起了国美的大旗,一直到黄光裕回归后,杜鹃逐渐淡出管理层,偶尔开会,也只是视频参与一下,据称她搬出了鹏润大厦。

国美的员工是如此评价杜鹃与黄光裕:战略上一个稳定,一个激进;遭遇困难时,一个缓发了高管的工资,一个缓发了员工工资。

你可能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