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资讯

从“幸运土猫”的发起人到“根与芽”的月捐人

刘昱是公众号“niwo”的主编,是珍·古道尔博士创办的公益组织“根与芽”的月捐人。她的英文名“Grace”一词有恩典之意,无形中昭示了自然的力量。在生命的花园里只管去播撒爱的种子,自然的恩典绝不会负了你那爱心的光彩。

Grace和同龄,她唯一的女神是珍·古道尔博士。珍博士的故事至今听起来都极富传奇色彩,她是个拥有着远见卓识的社会活动学家,是最知名的环境主义者之一,是课本里那个最懂黑猩猩的动物学家,是无数动保人的精神领袖。

儿时的Grace偶然翻到一本讲述珍博士在冈比保护黑猩猩的图册,一辈子只和动物打交道,那可太酷了。后来长大后深入了解了“丛林里的特蕾莎修女”的故事,在那个由男性主导野外科研的年代,未经正规训练却一再刷新了科学界对黑猩猩的固有印象,以最温情的方式赢得全世界的尊重,这是怎样强大的人格魅力呢?

去年终于得偿所愿见到珍博士,拿了偶像的签名,却舍不得过分叨扰她。这个一年300多天都奔走在世界各地的女超人,这个以86岁高龄奔走在各地以飞机为家的超级英雄,早已衍化为Grace心底的力量和勇气了。

无论在人生的任何阶段,都可以从珍博士的故事中得到启发和力量,也许这才是真正的宝藏偶像吧。如何找到专注于梦想的驱动力,如何去鼓舞一个生命的成长?如何做一个富有智慧的好妈妈,怎么过好这有限的一生?行走的“答案之书”不外于此。

致敬偶像,也许除了从事一样的事业,莫过于无限接近她的精神,体悟她极致盛放的生命状态,传承她视动物为独立个体的平等精神。听从内心的声音,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

聊起成为根与芽月捐人的原委,她的回答简单又纯粹:那是珍博士的组织。公益从业者可以扎根在一线,拿这些钱做更有能量的事。

是啊,一个月无需花费太多,就能支持大爱大愿之人,何乐而不为呢?她乐此不疲地在朋友圈为月捐项目持续打call,哪怕影响一两个人也足够了,毕竟能影响一个有一个的欣喜。

Grace还突破内心的障碍,不遗余力地宣传着他们的文创产品。她相信,只有唤醒更多有爱心、有热情、有能力的人加入其中,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才是未来的终极解法。

毕竟改变世界不妨先从自身的改变开始。她只在乎自己的初心和行为,哪怕被别人误解为博眼球、作秀又如何呢?所谓的品牌联名不过是一个消费主义的陷阱,那些创意十足的T恤、勋章、方巾、环保袋、袜子、冰箱贴、点心等,承载的不仅仅是绿色的消费方式,更是他们背后代表的生态意义。

和珍博士一样,Grace天生喜欢与动物亲近。然而七十年代的人们并不关心动物的生存质量,小时候的Grace还是一个孤独的考试机器。夏夜的湖南,乡人常捉黄鳝田鸡来做下酒菜。她常常趁大人不注意偷偷将其放生,只是看不得那血腥的场景。后来,养了很久的小猫被送走,她为此大哭大闹,然而迎来的只是无情的嘲笑和不解。

然而在《希望的理由》里,珍博士的妈妈不仅全然地接受了她的离经叛道,还陪她在冈比行医,身体力行地鼓励其追求自己的梦想,珍博士由此发现了自己那本自具足的能量。Grace反复翻着珍博士的书,决心把其作为教育的标尺。

毕业后的Grace,把工作之余的闲暇时光全部放在了救助流浪猫身上,这于她来说是线年,她和曾莉其他五个朋友创立了“幸运土猫”,每天至少花费3个小时,审核领养申请人,并提出专业的参考意见。

一如《脱口秀大会》上梁海源的吐槽,领养的评估相当审慎,往往需要发五封邮件反复确认,对方是否做好了“不离不弃,负责一生”的决心,还时不时地搞回访。毕竟每一只猫咪都是幸运土猫所有志愿者费心救助回来的毛孩子,她怎能不为之负责呢?如果领养家庭只是因为一时治愈的欢喜,尚未做好领养毛孩子的万全准备,来日因伴侣对猫毛过敏、因出差搬家等再次抛弃毛孩子,那可怎生是好?在我问及领养流浪猫需要做什么心理准备时,她则笑道:“伺候猫主子真的是辛苦活啊,不要在愉悦状态下决定养猫。”

二十年来,竭尽全力地庇护这些不会说话的毛孩子,给它们以更好的生活,让领养代替购买成了姐妹们心照不宣的使命。幸运土猫每年帮助一百多只已绝育的流浪猫回归家庭,至今这份爱还在延续。虽然Grace现在已经从志愿岗位上退出,彼时的创始团队却成了莫逆之交。

前些天,她那只养了二十年的老猫小黑离世。难过之后,却是经历喜丧般的平静,这一世它是一个有尊严的独立生命体,陪伴彼此温柔了岁月,已足够幸运。

童年的创伤,可能是一些人终其一生也无法摆脱的枷锁,也可以成为拼尽全力也要改变的源动力。但你若相信生命的力量,你就知道那救赎的钥匙只能攥在自己的手心里。

在女儿的身上,Grace看到了未来的希望,也看到了人生的渴望,深刻体会了李宗盛那首《希望》。为了成为一个称职的好妈妈,Grace积极学习各种理论知识,用自己的言传身教现身说法。

珍博士在书里提及,称职的母猩猩在孩子参加战斗时,哪怕对方实力更胜,也会毫不犹豫地提供帮助。在充分安全感中长大的黑猩猩,相比严苛的管教模式,处理群体关系时更游刃有余些。

这与Grace的思考相吻合,只是去爱孩子,分享生命里美好的一切,而非自己未竟的梦想。给孩子选择的自由,即使只是悠哉悠哉地虚度时光。信任他们有足够的能力,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比在补习班间穿梭,获取一堆证书更重要。

Grace从不期许孩子成为证书等身的天才神童,用自以为是的爱破坏孩子体内的原始代码。当孩子去百度作业答案时,她告诉孩子要足够真实,举一反三方能学到真本事,自主的思考方能生出真正的自信。当女儿并没有把珍博士作为偶像时,她也豁达地接受了,唯愿孩子诚诚恳恳足矣。周末带着家人徜徉在山水间,尽享自然的神奇力量,感受生命的恩典。

“把酒祝东风,且共从容”。和Grace聊天的过程,你能感受到她由内而外的笃定和平和。她热爱自己的本职工作,她希望自己编辑的内容都是可以经受时间考验的良心之作,而非妥协于流量和大数据的媚俗之作。她把生命教育工作坊的定位称之为接引有缘人,获取生命的力量支持,自行生出改变的愿望和能力。

工作需要每天阅读各种网络热文的Grace理解世俗的流行玩法,却也看得见别人的困境;洞悉生命实相的她从不妄想改变别人,却歆享着生命本源的力量。

Grace不苛责于人,却分外理解那些魔爪内心的伤痕,她相信公众科普远比人肉威慑来得更彻底,她笃信自己的力量,像一个行者,带着由内而外的善意,跋涉在“莫问前程”的路上。她活得诚恳又简单,也许这就是岁月馈赠的智慧和底气吧。

如果此刻的你迷失在世界的假象里,如果此刻的你把生命的能量都耗在了贪嗔痴上,那么不妨回归初心吧。回归最初的善念,尽管去行动,尽管去播撒爱的种子,宇宙自有它的回馈。

不管公益被怎样的“妖魔化”“污名化”,至少我们可以选择做出怎样的改变,至少我们可以尽己所能把每个当下做到最好。每个人的点滴改变都决定着我们的未来。

一如纪录片《珍》里所言,未来的希望取决于我们是否迅速一起行动,我可以、我也会一起拯救世界。不妨问问自己,我可以在我们生存的环境做些什么?

也许只是漫游西湖时送一只小松鼠回家,也许只是不随便捡拾出巢的雏鸟,也许只是不投喂小区里游荡的野生貉,也许只是拒绝购买动物制品;

也许只是和贫困山区的孩子们远程分享创意美术,也许只是不要随便放生巴西龟、牛娃、食蚊鱼、清道夫等入侵物种,也许只是为孤儿收容所的募捐点赞吆喝,也许只是顺手买一点助农产品改善他们的生活;

也许只是生活中力所能及地节能减塑,也许只是在植物园的自然小径上微笑示意,也许只是每周选一天静心诚意践行“素食主义”,也许只是多逛逛SWAP市集和二手书市场。

你可能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