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猫

揭秘文艺复兴时期的观最私密的性与爱的

文艺复兴是从黑死病的灰烬中成长起来的,因为意大利人恢复了他们的古典时代的根基,以稳定一个摇摇欲坠的社会。瘟疫过后,一些人——比如作家乔瓦尼·薄伽丘,担心意大利人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性道德,妇女已经失去了她们的贞洁。似乎是为了证实这些担忧,文艺复兴时期一些最重要的发明,如印刷机,很快就变成了生产廉价材料的工具。

文艺复兴时期的性行为是一种矛盾的存在。教皇告诉他们的追随者不要进行婚前性行为,同时却在梵蒂冈举行性行为派对。传教士谴责私通,而城市却将合法化。女医生提倡避孕,而宗教道德家却声称这是一种罪恶。再有就是文艺复兴时期的同性恋。同性恋关系在文艺复兴时期的佛罗伦萨是非常普遍的,但城市却对同性恋进行调查,而这在当时是要被处决的。

1432年,佛罗伦萨成立了“夜间办公室”,负责调查同性恋。在70年的时间里,该办公室在一个约有4万人口的城市中指控了17000名男子。

正如历史学家迈克尔·洛克在《禁忌的友谊》中所说,同性恋关系在文艺复兴时期非常普遍。事实上,他们被看作是生活的一个正常阶段。文艺复兴时期的成年男子经常把年轻的未婚男子当作情人。

文艺复兴时期,约翰内斯·古腾堡(Johannes Gutenberg)在1450年左右,开发了欧洲版的活字印刷术。没过多久,文艺复兴时期的印刷商就意识到了这项新发明,在创作内容方面的可能性。

1524年,一本名为《我的莫迪》的性行为版画书在街头出现,令教皇克莱门特七世大为震惊,他禁止了这本书并下令销毁所有副本。当然,这并不奏效。匿名的印刷商又出版了一个新版本,并增加了肮脏的十四行诗。这本书展示了罗马诸神进行性行为的情景,也被称为《十六种乐趣》。

在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人试图复兴经典,带回希腊和罗马的艺术风格,并恢复古代文献,将其理论应用于社会、、家庭和医学。然而,经典并不是文艺复兴时期唯一能带回的东西。像教皇亚历山大六世这样的文艺复兴时期的丑闻人物,因参加栗子宴会的“性派对”而闻名,这种聚会自公元410年罗马被洗劫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在后来的栗子宴会中,教皇邀请贵族、教会官员和性工作者来到教皇宫。1501年10月30日晚,因其疯狂的狂欢和充满性欲的游戏,而被载入史册。

文艺复兴是在黑死病的阴影下出现的,黑死病在欧洲夺去了2000万人的生命。随着超过三分之一的人口死亡,许多城市试图通过使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合法化来鼓励生育。1403年,佛罗伦萨政府成立了一个办公室来促进妓院的发展,威尼斯在1358年将这一行业合法化,这距离瘟疫发生仅仅10年。

但是,尽管有了合法的地位,许多男人和女人还是看不起这个职业。在威尼斯,从事这一行业的人必须戴上的围巾,以便大家知道他们是谁。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等艺术家越来越多地画,部分地恢复了希腊和罗马雕塑的风格。但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们也对解剖学非常着迷,甚至解剖尸体以了解更多关于形态的知识。

今天,文艺复兴时期以其艺术而闻名。最著名的例子之一是提香的《乌尔比诺的维纳斯》,这幅画中有一名躺着的女人。这些画作是为私人收藏准备的,通常被挂在卧室里。乌尔比诺公爵Guidobaldo II della Rovere购买了这幅画,并将其安装在自己的卧室里。

根据天主教会的说法,性行为只是为了生育。但大多数文艺复兴时期的人并没有遵循这一规则,许多人还在使用避孕药来防止怀孕。

虽然她生活在文艺复兴前几个世纪,但意大利南部城市萨勒诺的特罗图拉,是她那个时代最受尊敬的医学权威之一。她的医学著作告诉妇女如何通过一些不寻常的建议来预防怀孕。首先,她建议佩戴黄鼠狼的项链。该文本告诉读者从黄鼠狼身上取下,然后将装在鹅皮中紧贴在自己的怀里。作为山羊膀胱的替代品,妇女可以将山羊的子宫贴在皮肤上,以防止受孕。

妓女是受过教育的妇女,她们过着相对独立的生活。维罗尼卡·佛朗哥(Veronica Franco)是最著名的妓女之一,她也是一位出版诗人,甚至在1580年给法国国王亨利三世写了一首诗。

虽然妓女有一定的独立性,但她们也被期望了解自己的地位。在威尼斯,富有的男人除了妻子之外还养着妓女,为他们的妓女情人购买房子和礼物。但是,当一个威尼斯贵族跑去和一个妓女结婚时,整个城市几乎都热闹了。这场婚姻很快被宣布无效,该妓女也被关进监狱,并被指控存在巫术。

许多人以世界上最古老的职业为生,因为它在许多文艺复兴时期的城市是合法的。但威尼斯在这方面做了一个有趣的改变:只鼓励妇女经营妓院。

有趣的是,这一规则源于文艺复兴时期的性别规范。在威尼斯,市政府担心,如果男人依赖女人的收入,他们就会变得懒惰,没有男子气概。根据那个时代的规范,一个女人的工资不应该支持一个男人。政府官员甚至担心,经营这种生意的男人会陷入犯罪的生活。因而这项政策将权力和财富交到妇女手中,使她们在威尼斯的商业中占有一席之地。

文艺复兴时期被称为女权主义的诞生地。多个文艺复兴时期的女性挑战了将她们排除在知识和领域之外的社会规范。其中一位女性是阿坎格拉·塔拉博蒂,她是17世纪的威尼斯修女,因为她的跛脚,她的父亲认为没有人会愿意娶她,于是她被关在了修道院里。

塔拉博蒂发表了几部作品,谴责“强制监禁”的做法,即父亲强迫他们的女儿加入女修道院。对塔拉博蒂来说,这比监狱里的无期徒刑还要糟糕,并把它比作一个地狱。她说,但丁的名言:“放弃所有的希望,进入这里”,应该刻在修道院的门上。

在文艺复兴时期,贵族和富有的社会成员,通常不能自由地与任何人结婚。相反,父亲们出于战略考虑安排婚姻。正如佛罗伦萨人Buonaccorso Pitti在1391年写道,选择家庭比选择新娘更重要。他写道:“我决定把这件事交给吉多·德尔·帕拉吉奥,让他来选择新娘,只要他从自己的亲戚中挑选。如果我成为他的关系户,并能赢得他的好感,他将不得不帮助我与科比齐家族达成休战协议。”

婚姻可以成就或破坏一个家庭的财富。有女儿的家庭需要为每个女孩提供大量的嫁妆,而这简直可以让一个家庭破产。另一方面,嫁妆也是如此之多,以至于收到足够的嫁妆可以扭转一个贫穷家庭的命运。

你可能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