宠物猫

成都青羊宫“道猫”求助背后:一只流浪猫衍生的救助中心

■ 在“猫界”,最声名在外的,恐怕要数故宫的“御猫”了。它们不仅有自己的名字,有粉丝,美照被做成明信片,甚至还有了代言。

■ 在成都青羊宫,因为生病流浪猫的救助,今年1月,衍生了由青羊宫义工与社会爱猫人士发起的“青羊宫流浪猫吸猫与公益救助中心”(以下简称“公益救助中心”),他们将青羊宫的猫亲切地称为“道猫”。

“一直都有爱心人士在投喂青羊宫里的流浪猫。”在公益救助中心团队负责人五味子看来,直到一只叫“杨枝甘露”的流浪猫生病,大家才意识到,也许单纯投喂,“有一口吃的”的简单救助,对流浪猫们来说,远远不够。

去年年底,五味子发现了生病的“杨枝甘露”。作为青羊宫“流浪猫二代”,如今的“杨枝甘露”在众人关照下,从对人警惕生疏的幼猫,长成身材匀称、长毛飘飘的成年猫。

那天,“杨枝甘露”正在便血,不停地找水喝,也显得很焦躁,送到宠物医院检查,发现8项血液指标异常,其中3项直接“爆表”,被诊断是因为膀胱炎发展到急性肾衰。万幸,被及时救治的“杨枝甘露”得以康复,并成为青羊宫里第一只成功被领养的猫。

青羊宫与文化公园毗邻,生态环境比较好,周围居民区也不少,成为许多流浪猫狗栖身谋食的场所。但随之而来的问题,比如“弱肉强食”的野性江湖、无法预期的疾病等,使得流浪猫的寿命往往比自然寿命短很多,同时,流浪猫不受控制地繁殖,也会给城市生态带来问题。

今年一月,微博@青羊宫戒猫中心和微信公众号“转角遇道猫”上线。“一开始只有两三个人,接着擅长拍照的、做视频的,都加入了进来。”五味子说。

志愿者喵喵,也是因为救助一只流浪猫而加入的。“2月,我生日那天来青羊宫,走出大殿的时候,就看到一只橘白猫蹲在门口,望着我。”养了6只猫的喵喵读懂了这只猫的眼神:求助!

喵喵拿出了随身带的猫零食喂它,小猫吃了,因为没有带猫包,也担心保安不会让她将猫带出去看病,喵喵只得先离开。

“想了两天还是不放心。”喵喵想起,在青羊宫的流浪猫投喂点看到过二维码,于是联系上了五味子,顺利将小猫送到宠物医院,确诊为“猫传腹”。“如果不治疗,死亡率是100%。”喵喵说,治疗了83天,小猫痊愈了,取名“芝士”,喵喵领养了它。

鹤艺、邢容,越来越多的不同职业、不同身份的志愿者加入,各有分工,筹集猫粮,照顾绝育后猫咪、提供药品物资……总计约16名志愿者,来到了五味子身边。

和别的流浪猫不一样的是,青羊宫的猫,绝大多数都拥有自己的“写线年,来到成都发展的“动物灵魂摄影师”超凡,一直在关注流浪猫狗,每年要拍摄数万张猫狗照片,并且多次举办猫狗摄影展分享会,希望用影像的力量帮助它们。

2021年,一个女生在流浪猫狗的救助群向超凡求助,她捡回来3只流浪猫,已经发布领养信息一年,但一直没有领养出去,想请他帮忙拍点照片。“结果,当天就被领养了。”超凡说。

现在,“公益救助中心”的常驻志愿者中,有四五位摄影师,拍照的、拍视频的、剪辑的,在他们的镜头下,青羊宫的流浪猫们也被捕捉到了灵性的美。

在草丛中打哈欠的,侧脸照不怒自威的,靠着台阶练“劈叉”的,在桌子下打盹儿的,用脸蹭手求“撸毛”的……

中心成立后,前后有30多只流浪猫得到了照料,5只成年猫在绝育后被成功领养,还有7只幼猫也找到新家。

“可能是有人误投喂了有毒的猫粮,他们或许也不知道自己喂的食物有毒、或者猫根本不能吃的东西,好心办了坏事。”五味子说,毗邻的文化公园的管理员也提过,最近有些流浪猫也有些不对劲,病恹恹了几天,后来也有好几只没有见到了。“可能橙子吃得多一些。”

除了不明食物的“危险”,流浪猫之间为“争地盘”打架造成的伤口化脓感染,也可能会使它们面临危险。

因此,公益救助中心也在对青羊宫的流浪猫开展目前国际公认的TNR,即抓捕、绝育、放归救助,尽量提升流浪猫的生存质量,降低猫咪数量过多导致的生态影响。到现在,青羊宫里的流浪猫已经成功绝育了15只。五味子说,有的猫咪比较精,不是很好抓。

只靠志愿者的热忱,难以解决缺少资金的现实问题。目前,流浪猫的生病治疗费用,主要是由志愿者和部分网络筹款承担,显得杯水车薪。

五味子说,生命平等,强调生态系统和谐、健康平衡,实际上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精髓。“希望更多的人加入到流浪猫狗的救助,也希望能唤醒更多人对宠物生命的责任意识,尤其是不能随意弃养。”五味子说。

你可能也会喜欢...